工人在昆明被砸成重伤 讨要医药费遇“拖死你”

2016年12月07日 11:39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

  妻子陈定蓉代罗文发给开发商的讨医药费短信,至今未得到回复。

  罗文的伤情诊断,其中脊髓损伤并完全瘫痪。

  前不久,湖南发生受伤工人讨要医药费被包工头打死事件。而四川籍工人罗文,却在昆明遭遇着讨要医药费时“拖死你”的冷漠。

  12月5日晚,云南骨科医院6楼11病床前。看着医院催款单的-6109.27元数字,陈定蓉六神无主。再望一眼双腿失去知觉的丈夫罗文,陈定蓉眼泪夺眶而出。

  罗文夫妇家在四川德阳绵竹市西南镇兴泉村4组,上个月刚从成都到昆明打工,没想到才到昆明3天就遭遇意外事故,工地的墙体坍塌了。

  11月16日下午,云南昆明呈贡新区蓝光天娇城二期工程地下室,发生一起墙体坍塌砸伤工人的安全事故。作为唯一受伤者,罗文被送往云南省骨科医院接受治疗。

  19天过去,罗文医疗费已花费将近16万元。这笔钱,暂由涉事公司——深圳市东康电力设备有限公司(简称“东康电力”)垫付。眼看这笔钱即将用光,陈定蓉通过罗文手机与事发楼盘发展商——云南白药置业、发电机厂商——东康电力等联系。哪知,前述公司负责人要么直接挂断电话,要么短信始终不回复。

  面对“拖死你”式的冷漠态度,陈定蓉哭着问:“罗文后续医疗费该谁付?就这样拖下去,难道真的要让我丈夫永远站不起来了吗?”

  工地墙突倒

  砸伤井下施工人

  罗文,今年45岁,原本在四川成都承包电力设备安装配套工程。上个月,他接到“东康电力”销售代表杨维军的电话。杨维军称,他们公司将在云南昆明蓝光天娇城安装发电机,希望罗文能去昆明,承建发电机房环保治理工程。应邀之后,11月14日,罗文驾车抵达昆明。

  昆明蓝光天娇城位于呈贡新区雨花路与彩云南路交汇处。

  11月16日下午,罗文进入该楼盘二期地下室,在安装发电机的井下,查看如何安装消音片。下午3点左右,罗文正蹲在井下工作时,突然,井上的一面墙体发生垮塌,墙体水泥块等全部砸向罗文。导致罗文当场昏了过去。后来,罗文被送往云南骨科医院接受治疗。据医生诊治,罗文伤情较重,具体伤情为腹部10根肋骨骨折、腰椎遭到严重创伤、左腿小腿骨折等。

  12月5日晚,罗文意识已完全恢复。据罗文回忆,垮向发电机井的墙体,厚度大概20厘米,高度60至70厘米。“井深有两米,所以这堵墙倒下来,砸向我的冲撞力非常大。要不是消音片挡一下,我可能就没命了……”自己能捡回一条命,罗文称,已是万幸!

  药费如拖欠

  妻子担心医院不治疗

  时至12月6日,罗文在云南骨科医院已接受治疗20天。截至12月5日晚9时,所花费医疗费用已高达144160.29元。

  罗文的妻子陈定蓉称,罗文住院后,起初,只有东康电力暂时交了一万元,过后便无人问津。她从成都赶到昆明后,便找到东康电力一位姓肖的负责人。“起初,他也不愿意理我。我于是就坐在他住的宾馆房间里,不走。”就这样,在肖姓负责人的房间里,陈定蓉足足坐了一夜,闹得肖也没休息。

  陈定蓉说,肖见此情形带着她找到楼盘开发商。经开发商谢总的协调,东康电力才答应垫付医疗费用。截至目前,东康电力打到罗文账户上的费用共计16万元。

  “可是,罗文的伤还要继续治疗,这点钱根本不够。”时至12月4日,见东康电力给的钱仅剩一万多元时,陈定蓉便开始联系东康电力负责人、蓝光天娇楼盘开发商负责人。可是,她所拨出的电话,均被对方挂断。她发出的每一条短信,至今没有一个人回复。“我担心没钱后,医院不会继续治疗。”陈定蓉慌了神。

  据医院医生透露,罗文伤情的黄金治疗期为伤后两个月以内。如错过,极有可能造成下半身瘫痪。而且云南骨科医院治疗水平极其有限,故建议罗文转至更好的医院接受治疗。“继续治疗费用相当昂贵,对于我们这个靠打工的家庭来说,完全承受不起。他们这样不理不睬,我该咋办嘛?”站在病房走廊里,陈定蓉哭着说,“他们就这样拖下去,难道真的要让我丈夫永远站不起来了吗?”

  东康电力态度

  应负责任绝不推脱

  12月6日,记者致电东康电力肖姓负责人。肖称,罗文在工地被砸伤后,他们公司本着人性化态度,积极地将罗文送至医院治疗,并先期垫付了16万元医疗费。“毕竟,罗文是与我们发生了合同关系。所以,这点人性关怀我们还是有的。”不过,由于罗文继续治疗需要的费用较多,公司希望等事故责任鉴定结果再说。据肖透露,事故发生后,他们向安监部门做了报告。安监部门介入后,已对事故现场进行了调查和取样。“事故原因和责任出来后,公司应负责任绝不会推脱。”

  至于罗文拨打其手机,以及发的短信,肖称,他这几天不在昆明。目前,公司已派专人来昆明,并着手全权处理相关善后事宜。

  开发商回应:

  伤者与他们无关联

  从昆明城区出发,行车大概30多公里,便来到呈贡新区。据新华社报道,因人气不足,这里被称为中国十大“鬼城”之一。

  该楼盘位居呈贡新区最显眼处。满眼望去,高楼林立。二期工程正在紧张施工中。

  公开资料显示,该楼盘发展商为云南白药置业。依据罗文提供的联系方式,封面新闻与楼盘开发商谢姓负责人取得联系。谢姓负责人称,罗文被砸伤,好比家里搞装修,装修公司请来工人受伤了,那么,工人应该由装修公司负责。作为开发商,他们只与东康电力有合同关系。至于罗文,作为东康电力请来的工人,开发商理应与其没有任何关联。“不过,事故发生后,我们积极督促东康电力,妥善解决好伤者治疗费用问题。至于其他的,我们不会管,也不该我们管。”因此,见罗文电话,他便没有接听。当然,短信也就不回了。

  另据楼盘开发商刘姓负责人介绍,本周四,事故原因即将出炉,届时,责任是谁来负也将出来。“我们会召集东康电力、伤者罗文的家属,以及墙体施工方等坐下来,协商解决罗文继续治疗费用问题。”

  安监负责人:

  事故已报告区安监局

  据罗文介绍,事故发生后,东康电力将事故报告给了现场安监负责人。“这位负责人姓杨,我们喊他杨主任。”

  杨主任告诉记者,罗文被砸伤事故发生后,他们立即要求施工方以负责任的态度,积极支付伤者医疗费用。并要求伤者医疗费不能出现断档期。同时,他们已对现场进行了查勘,具体事故原因尚在调查中。目前,他已将该事故报告至呈贡区安监局。“待事故原因调查清楚后,区安监局将对这起事故予以责任划分。届时,伤者医疗费用由谁来支付,也将会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杨主任称。

  律师观点

  伤者可申请法院先予执行

  罗文医疗费找谁要?阿里法律总裁阳曙文给出建议,首先要弄清东康电力是不是有安装资质,如果没有,应是非法施工和非法用工,可以找劳动部门。同时,既然是东康电力找他做事,当然要对工伤负责,可以申请法院先予执行,强制东康电力支付医药费。如果是开发商发包给没有资质的公司承建,发包无效,开发商要担责。(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昆明摄影报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