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时离家出走 36岁的他终于回到老家

2017年02月20日 16:24 来源:红网
分享

  2月19日,株洲攸县丫江桥镇仙石村,吴中伍和27年未见的父亲吴水初。图/记者曹伟

  虽然已离家27年,但吴中伍仍记得自己出走时的那一幕场景。

  那年,他9岁,爸爸在煤矿打工,家里条件差,吴中伍便经常去村里办“红白喜事”的人家蹭饭吃,对此,爷爷十分厌恶。那一天,吴中伍又去蹭饭了,事后,由于害怕爷爷的责骂,他选择了出走,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涯。

  当他再次回到家乡时,已经36岁,而他曾经害怕的爷爷,早已不在人世。见到七旬老父亲的那一刻,吴中伍跪倒在地,紧紧抱着父亲的腿……

  潇湘晨报记者 曹伟 长沙报道

  2月19日,36岁的吴中伍终于回到了家乡株洲攸县丫江桥镇仙石村,这一天,距离他年少时离家出走已27年。

  二十多年间,他虽然也想家,但由于说不清自己家的具体位置,就一直未能回来。今年初,他终于在一个寻亲组织的帮助下找到了家人。

  离家

  蹭饭吃怕被责骂,选择出走

  2月19日中午,吴中伍在寻亲志愿者和媒体记者的簇拥下,回到了攸县丫江桥镇仙石村。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上一次离开时,他才9岁。

  吴中伍回忆,自己出走时,母亲已在几年前因病去世,父亲长期在攸县的煤矿里打工。他和长他3岁的姐姐、70多岁的爷爷一起生活。那时,他特别调皮,缺乏管束,上学时经常从学校里逃课出来。因家里经济条件差,每逢村上有红白喜事,他总喜欢凑过去找吃的,而爷爷对此十分厌恶,每次知道后就会对他进行打骂。

  1990年的一天,村子附近有一户人家“办白喜事”,他便跑去吃饭。事后,因为害怕爷爷责骂,他漫无目的来到村部附近转悠,之后又到河边看人游泳,最后来到镇上,遇到了正在寻找他的姐姐,他很快地跑走了,上了一辆去火车站的大巴,之后登上了一辆火车。

  “其实在那之前,他也经常一两天不见人。”吴中伍的姐姐吴湘莲说,在镇上匆匆一瞥之后,没想到再次见到弟弟已隔27年。

  寻找

  曾经边乞讨边寻找家乡

  登上火车的吴中伍很快后悔自己因负气离家出走,但一切都已晚了,因为他说不清自己家的具体位置。

  他下了火车后,发现已到北京,便跑到天安门附近,结果很快被民警发现后送到了收容所。

  此后,他又被送往河南一收容所,出来后开始在当地乞讨为生,不久后再次被送至收容所,并被遣送至长沙。此后几年间,他数次从收容所内走出,又几次被送往收容所。

  10多岁时,他被送到永州一个茶厂做事,从厂里出来后,便开始长期在永州生活。“之前一直是在街上乞讨,没有固定住所,哪里可以落脚就在哪里睡,后来长大一些了,就可以打工为生了。”吴中伍说,由于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太多文化,他只能做一些很简单的体力活,比如搬运、洗碗等。前一阵他还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喷绘,一个月工资一千多元。

  在永州,他也认识了一些朋友,每逢过年时,有一些朋友会邀请他去家中过年,有时他虽然也会去,但想着自己连家都不知道在哪里,便很不是滋味。

  在吴中伍的记忆中,爸爸名叫吴虎土(音),三四岁时跟妈妈一起在裸露的电线上晾衣服,双手被电击并留下了伤疤。他小时候在家常吃米饭,一年只种一季稻谷,村庄名叫罗家湾村。他还对一个细节印象深刻,谁家新房子建好了,会请人来自家新房子前放电影。

  成年后,他曾多次在热天的时候走出去,靠着边乞讨边行走,到过浙江、上海、云南等地试图寻找自己的家乡,但始终没有找回丢失的记忆。

  惊喜

  脸上的疤痕被家人一眼认出

  2015年,吴中伍偶然在看电视时萌生起通过媒体寻找家人的想法,并托人在宝贝回家网站上发布了自己的信息。宝贝回家网站志愿者“静染秋”和“若邻郎”看到信息后与吴中伍联系沟通后,判断他很可能是湖南人,并将相关信息转发到湖南交流群内,湖南的志愿者通过分析吴中伍所回忆的信息,判断他很可能是衡阳衡东一带的,也有志愿者认为他是郴州永兴县的,但志愿者前往数个叫做“罗家湾”的地方寻找,均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转机发生在今年1月份,攸县的寻亲志愿者“攸县记忆”在群内看到这条信息后,将其转到了朋友圈中,没想到几十分钟之内,就得到了反馈。“他是不是有个外号叫小老虎?”“我们这里俗称罗家湾”。原来,“攸县记忆”的家乡攸县丫江桥镇仙石村,20多年前确实有户吴姓人家走失过一个孩子,但他因常年在外做生意并不知情。

  “攸县记忆”立即与吴家人取得联系。“就是他。”吴中伍的堂叔吴秧生在看到吴中伍的照片后一眼认出了他——左脸耳朵下方有一块5公分长的大疤痕。“那是一次别人在他家打了一条蛇,煮吃了后,他脸上就长了疮。”吴秧生说。

  之后,宝贝回家组织联系吴中伍和吴秧生的堂哥吴水初进行了DNA鉴定,鉴定结果显示两人系父子关系。

  现场

  愿望成真,姐姐抱住弟弟眼泪直流

  吴秧生回忆,吴中伍的爷爷和爸爸都喜欢喝酒,当年吴中伍出走后,家人曾在村子附近寻找,但没有报警,爷爷在这之后两年因病去世,他们一度以为吴中伍再也回不来了,几年后连户口也注销了。

  日子仿佛又回复到以前的平静,吴中伍的父亲吴水初继续到外打工,姐姐吴湘莲初中后外出打工,找了一个广西的老公结婚生子,目前有一个18岁的儿子和5岁的女儿。吴水初今年已70岁,身体不太好,大部分时间都独自在家,吴湘莲不时会回家来看望他。

  吴湘莲在家与父亲闲聊时,她偶尔会想起弟弟,希望出现奇迹,哪天在街上能突然遇到弟弟。

  2月19日下午2点多,在仙石村村口,吴湘莲曾经幻想的场景成真,弟弟吴中伍手捧一束志愿者准备的鲜花来到她面前,她紧紧抱住头发已有些花白的弟弟,眼泪直流。

  吴湘莲说,她希望能尽快给弟弟办上身份证,让其回归到原本就属于他的正常生活。

  “爸爸,我回来了。”随后,吴中伍回到家门口,哭着跪在了吴水初的面前。回到家中,吴中伍才知道,当年他害怕的爷爷,早已去世多年,他又来到爷爷的遗像前,磕头上香。

  “他终于可以瞑目了。”吴中伍的堂叔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