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把年幼女儿托付给房东后离开 13年情比血浓

租客把年幼女儿托付给房东后离开 13年情比血浓

2016年12月03日 09:44 来源:钱江晚报
 

  浙江在线12月3日讯 (钱江晚报记者 陈伟利)

  这是一对朴实的夫妻,丈夫丁凤潮56岁,妻子曾四清,是杭州滨江白马湖人。夫妻俩有一个儿子,今年29岁已经结婚。

  每天早上6点多,丁凤潮骑着电瓶车载着14岁的女孩到长河小学;几分钟后,曾四清骑着三轮车载着13岁的女孩出门了,她的目的地是滨虹学校。傍晚4点多,曾四清又骑着三轮车去把两个孩子一一接回家。

  两个孩子和他们非亲非故,但他们一养就是13年。

  两个年轻租客

  扔下一双年幼的女儿走了

  2002年,丁凤潮一家住在滨江白马湖的湖头陈村,他们家有一栋三楼半的房子。那年夏天,来了一对年轻男女要租房子。丁凤潮把院子里的一间平房租给了他们,房租大概每月七八十元。

  那时候租房子没那么正规,不用出示身份证。丁凤潮也不知道两个人几岁了、有没有结婚,只看到他们有一个女儿,刚满月没多久。年轻的男人在杭州城里打工。

  一年后的农历十二月十八,年轻女人又生下一个女孩。坐完月子,农历二月十三,年轻男女说,想请曾四清帮忙带两个孩子,1000元每月。曾四清想想挺好的,又能照顾家里还能赚钱,满口答应。

  孩子交给曾四清后,这对年轻人都去杭州城里打工了。两个相差1岁的孩子就日夜跟着曾四清夫妻俩了。过年过节,两人也会回来看看孩子。

  曾四清说,大概小女儿两三岁的时候,这对年轻人在一次吵架后彻底分开了。女人走的那天,曾四清跟她说:“两个孩子你带走一个吧。”女人说:“我都不要,给她爸爸。”孩子的妈妈就这样走了。

  孩子的爸爸来了, 曾四清跟他说:“她妈妈一个都不要,说两个孩子都给你。”孩子爸应着说:“哦,好的。”可是那年以后,孩子爸爸就再也没回来了。

  孩子说

  你们就是我的好爸爸、好妈妈

  丁凤潮家是普通的农村人,丁凤潮会摸螺蛳抓鱼,曾四清负责去菜场卖。曾四清每天骑着三轮车载着两个娃去菜场,邻居看到了,会问两个娃:“你们叫他们(指丁夫妻俩)什么呀?”两个娃异口同声地说:“好爸爸、好妈妈。”曾四清说,在家里从来没教两个孩子要叫什么。

  小时候晚上睡觉,两个娃都要跟丁凤潮睡,爬到好爸爸的床上不肯下来,好爸爸自是眉开眼笑,可是三个人睡一张床太挤,只好给他们定规矩:两人轮流跟好爸爸睡。

  曾四清是个热心的主妇,经常烧好吃的给孩子吃。两孩子也很皮实,胃口好,穿衣服也不挑,到现在没有吃过一粒药。

  她们小的时候,不少人想领养。丁凤潮、曾四清就问孩子俩你们谁想去。两姐妹一个说姐姐去,一个说妹妹去。到最后谁也不愿意离开这个家。

  日子一天天平静地流走。

  有时候,丁凤潮会跟孩子说:“你们要乖一点,我又不是你们的亲爹。”两孩子嘴很甜说:“你就是我亲爸爸。”丁凤潮的眼角湿了。

  生了一场大病花去20万

  学校免了孩子的学费

  孩子长大,到了上学年龄,通过朋友帮忙,大女儿去了长河学校读书,小女儿到了滨虹学校,现在都上六年级了。

  去年底,丁凤潮生了一场大病,医药费花掉20万,以后不能再干力气活了。这对一个靠务农为主的家庭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曾四清连着几个月睡不着觉,一边是生病的老公,住院要花很多钱,一边又担心儿子儿媳对两个孩子有意见。“但这两个孩子,我不可能扔到马路上不管她们呀。”

  今年初,曾四清不得已去学校说了情况。学校马上给孩子免了学费,滨虹学校还组织了师生捐款。“学校真是没的说。”曾四清很感激。

  幸运的是,丁凤潮的病情目前稳定。回到家里,丁跟两个孩子说:“我生病了,不行了,养不了你们了。”两个孩子竟然安慰他说:“爸爸,你这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个公子要去参军,临走前腿摔断了去不成,隔壁一个公子去了,可是到了战场上牺牲了。你就是那个摔断腿的公子。”丁凤潮被两人逗得乐呵呵。

  养她们没想过回报

  只希望她们不要吃苦

  湖头陈村1000多户邻居都知道丁凤潮养了两个女孩。

  对于这个事,各种说法都有。有的说,你这是何苦呢,自己有个儿子,老了有劳保,养她们做啥呢?也有的说:“这两个女孩蛮漂亮的,当女儿养,以后会有回报的。”

  这些话丁凤潮都不放在心上,他心里早想过了:“要有‘回报’两个字,我就不会去养她们。养她们只是希望她们不要吃苦头。你说小的时候不要她们,两人只能去福利院,现在她们的亲生爸妈肯定都已经各自成家了,她们上哪里去找。在我这里,至少能吃饱穿暖。”

  丁凤潮说,如果两个孩子自己努力,能考上大学,就尽最大能力供她们到大学毕业;假如成绩差,就让她们学一样手艺。“如果能看到两人成才的一天,我也不枉养了她们一场。”

 


租客把年幼女儿托付给房东后离开 13年情比血浓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