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考山区岗位长期招不满 工作任务重婚恋成难题

京考山区岗位长期招不满 工作任务重婚恋成难题

2016年12月11日 02:25 来源:新京报
 

  公务员一直被看做“铁饭碗”,每年的公务员考试,都会吸引大量人员报名。

  前不久,2017年的国考大幕拉开,百万人参加了笔试,竞争不到3万个岗位。12月10日,2017年北京市公务员考试开考,5000多个岗位的平均竞争比也将达到10:1,最热岗位竞争比例达400:1。公务员考试再次以“抢眼”的方式回归人们的视线。

  但是,在2017年北京市公务员考试报名中,仍有不少岗位鲜有人问津,甚至无人报名。这些无人报名的职位集中在山区,像门头沟区清水镇、潭柘寺镇、大峪街道。清水镇政府的“办公室”一职招聘条件还写着“最低服务年限为五年”。

11月25日,门头沟清水镇统计所彭美娟的工作日志。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北京的边远山区,栖身于日新月异发展的国际化大都市的光芒之后,仿佛被遗忘的角落。但在北京,确确实实有一群公务员在为“三农”服务,他们工作的地方没有商场、影院,没有像样的饭店,甚至快递都无法送达。

  公交到镇上60站

  门头沟清水镇,距离北京市中心有100公里,距离河北只有一座山——向西翻过北京最高峰灵山就是河北。

  通往这里只有一趟公交。总共有68站的892路从地铁苹果园站出发,沿着弯弯曲曲的109国道在山里穿行,到清水镇政府正好60站。镇上像样的楼房只有两栋,一栋是镇政府,另一栋是国家电网的办公楼。如果不是挂着北京打头的牌子,这里会被误以为是西部小镇。

  这两年,镇上一直在招公务员。招考条件上,无一例外都写着“最低服务年限5年”。镇上工作人员说,以前好多年轻人来了呆不了几年,就通过遴选考到别处。这几年招考条件加了服务年限,除非辞职,否则镇上的公务员和事业编制的工作人员,必须干满五年。即使这样,这两年镇上还是辞了一个公务员和两名事业编制工作人员。

  37岁的彭美娟是清水统计所的所长,在这里已工作八个年头。只不过,她的编制不在镇政府,而是在区统计局。体制改革后,原本属于镇政府的统计科划归区统计局,彭美娟是区统计局为各镇统计所招的第一批人。镇里的公务员以前大部分是本镇人,她是来得比较早的“外来户”。

  在山里待久了,彭美娟已和这里的村民一样,习惯把城区叫“下面”,把清水镇叫“上面”。因路途太远,她每周只回家一次。

  “892路都要在斋堂镇中转,到我们这里的车没几辆,还需要转车,所以时间很长,进山后也得走两三个小时。”彭美娟说,“如遇堵车,一天就在路上了。”她最害怕遇到雨雪天气,因为每当大雨或大雪,892路就不发车了。如果再加上值班,她可能一个月都回不了家。

  北京市公车改革后,镇里取消公车,下山开会只能搭私家车,如没人下山,就只能搭892路。109国道只有上下两车道,穿山越岭,急弯很多,一旦发生事故,路就会堵半天。“有一次通知我上午开会,路上碰到一起事故,到了别人都散会了,我又坐车赶回来。”彭美娟说。

  在斋堂统计所工作的栗薇,也基本上每周回一次家,平时只能住单位宿舍。

11月25日,门头沟斋堂镇统计所栗薇在办公楼内。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工作任务重

  彭美娟和栗薇经常要下村,这和绝大多数北京公务员的工作内容不同。

  清水镇的常住人口远少于户籍人口,这也和北京大部分地区情况不同。

  “年轻人都去下面工作和居住了,只有一些老人还留在村里。”全国农村都在经历的“空巢化”,这里也不例外。

  清水和斋堂把聚在一个山涧里的村落称为“沟”,清水有东沟、西沟、南沟、达摩沟四个“沟”、32个村,这些村彭美娟早已经走遍,全镇户数6605户、户籍人口11100人,这些基本情况她都了然于胸。

  最近,彭美娟和栗薇往村里跑得更勤了。

  统计所的常规任务是收集“记账户”数据。这些“记账户”分为国家的点、市里的点、区里的点,“记账户”把每天的开支详细记录,彭美娟和同事定期收集分析上报,为国家制定政策提供依据。

  秋季以来,全国第三次农业普查开始清查摸底,多年一次的全国普查,让彭美娟的工作负担更重了。

  “8月底开始试点,普查员招齐后,11月1日开始清查摸底。我们需要给普查员开会,告诉他们怎样填表,怎样录机,需要经常下村指导。最近又赶上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普查员也很辛苦,经常白天搞选举,晚上录机。”彭美娟说。

  前不久,为响应国家扶贫政策,实现精准扶贫,北京开始进行低收入家庭监测。

  门头沟的精准扶贫形势严峻。门头沟共有59个低收入村、8000余户低收入户,占农村人口总数的30%。

  清水需监测的家庭有180户,斋堂有80户,在“三普”同时,彭美娟和栗薇等人又忙着录入这些家庭的信息。因工作量大,栗薇从那时开始感冒,半个多月都没好。

  “每户低收入家庭前期要填写3个表,A表需填写个人信息等,B表需填写房屋造价等,M表填写户内情况。所有人填完后,我们要把这些表录入电脑,以后每月收入支出记账,录入电脑上报,按照政策,一直监测到2020年,实现脱贫目标。”栗薇说。

  低收入监测是跟农委合作,彭美娟说,上面的各项统计工作,到镇上都要我们来完成。而村里的会计更忙。

  除完成“三农”统计工作,彭美娟和栗薇也要像镇里干部一样“包村”。

  今年,北京下发农村地区村庄“煤改清洁能源和减煤换煤”相关推进工作指导意见,要求做好设施农业和畜禽舍冬季取暖减煤换煤工作。

  “虽然我们山里没有雾霾,但也不能给首都空气添负担。我去我们村挨家挨户看了,没有人用劣质燃煤。”彭美娟说。

  区统计局工作人员坦承,随着国家各项“三农”政策出台,基层统计所的任务越来越重,加之统计所的老职工退休、员工岗位调离等原因,造成人手短缺,这些也是招录新人的原因。

11月25日,门头沟清水统计所彭美娟在办公室。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人员流动大

  北大毕业的小蒋已在斋堂镇干了三年,而在他来斋堂前,还在永定镇干了三年的“大学生村官”。

  斋堂的公务员和事业编制工作人员大部分是外地来的,平时都要住宿舍,加上统计所、司法所等驻镇单位,有100来号人住宿。宿舍4人一间,和大部分本科宿舍一样。

  小蒋来了后,身边人陆陆续续离开。“有人调走了,有人通过遴选考走了,人员流动挺大的。”

  镇上的活“碎”。小蒋是负责计生工作,但镇上一有什么安全检查,他也要参加,平时还要入村。

  但小蒋还是抽空自学了法律,并通过了司法考试。对于将来,他没有仔细规划,法律工作或许也是一个选择。

  清水统计所的小曹,年纪和小蒋相仿,北京农学院硕士毕业,刚进山工作两年。和小蒋一样,他也有5年的服务期。他说在山里工作“并没有屈才”,还会继续干下去。

  与小蒋、小曹比,彭美娟、栗薇干得更久,身边人已经换了几波。

  清水统计所有4个编制,但其实只有两人在镇上,另外两人一直在区里借调。因工作量实在太大,局里为他们招聘了一名“临时工”——小迪,她的合同每年一签。

  斋堂统计所也只有3个人,除了和彭美娟同年考录公务员的栗薇外,其他两人都是镇上统计科的“老”工作人员,家就在斋堂。这两年斋堂统计所曾招录过一名公务员,但那名考试通过被录用的考生,最终并没有来。

  “谁都不想在山里,回不了家。”彭美娟说。

  不过,他们对这里也有了感情。

  “这里的村民很淳朴,跟村里会计们也熟了,他们办事都很认真,特别支持我们工作。”当天,正值清水镇开人民代表大会,在食堂吃饭时,彭美娟不时跟来开会的村里书记会计打招呼。

  “这里山好、水好,还没有雾霾。”彭美娟说。栗薇则经常在朋友圈里晒蓝天,“有一次城里雾霾很重,这里一点也没有”。

  小曹在这份工作中体验到了“成就感”。他说,虽然工作很机械,没有创造性,也用不到研究生所学的知识。但“三农”统计工作很严谨,自己做的每一点工作都能为国家政策提供依据,这种责任感、成就感是很多工作没有的。

  成家之难

  几个小时的车程将这里和外界隔离,使这里的一切都变得稀有。

  更稀有的是爱情。

  栗薇和彭美娟同岁,同一年考上公务员,又同一年分到了乡镇的统计所。只是,37岁的栗薇至今仍单身。

  来斋堂工作之前,栗薇在丰台一家公司工作,谈过几次恋爱。

  “上山后,就很难找到合适的了。因为感情需要时间培养,我一周只能下山一次,很难维持一段感情。”栗薇说,分到斋堂工作后,她也相了几次亲,但都没有坚持很久。

  小蒋也一直单身,他形容自己是“孤家寡人”。虽然家里着急,但山里呆久了,他已不怎么想谈恋爱了,因为“麻烦”。

  小曹则正经受着“同城异地”的煎熬。他的女朋友在五道口工作,从清水到五道口,公交加地铁得三四个小时,而从北京到他的老家泰安的高铁,才2个小时。

  周五下午一下班,小曹就往城里跑。“一周都见不到面,还不赶快趁着周末见见。”对于他和女朋友的未来,他还没有仔细打算。

  周五着急下山的还有小迪,虽然她男友在门头沟,但每周也只能见一次面。

  相比还单身的栗薇,彭美娟说自己幸运一点,因为上山前,就谈了对象——就是她现在的爱人。开始,她爱人在门头沟环保局属下的事业单位工作,彭美娟两头跑了三年多。看她跑得辛苦,两年前,她爱人也考了清水镇公务员,两人终于可以常见面了。

  但她现在也有难处,彭美娟也37岁了,结婚5年多,他们还没要孩子。

  虽已工作8年,但彭美娟仍住在宿舍里,她爱人也是。清水条件比斋堂还差,宿舍仍是六人间,没有条件调配单间。虽然可以常见面了,但其实二人仍是“分居”。

  两人也想过在镇上租个小房一起住。但农村房子冬天没暖气,要烧煤,用水、厕所也不方便,便放弃了。“如果现在生了孩子,只能交给城里的父母,自己没法照顾。”彭美娟说,虽然这事儿提上日程,但一直没付诸实施。

  “自己住山上倒是没什么,就是有时担心我爸。他现在老忘事,有三四次出门没带钥匙。我只好下山给他去送。”彭美娟说。

  栗薇也同样无法照顾家里。今年她父亲做手术,她只到医院看过一次。

  基层岗位的“备注”

  打开北京市各级机关2017年度考试录用公务员招考简章会发现,表格最后一栏的“备注”栏,除少数“检、法”单位备注要求相关专业背景外,绝大多数的备注条件,是表明该工作岗位的辛苦。

  作为2/3面积是深山区的门头沟,这种备注岗位尤其多。而这些岗位绝大多数鲜有人报名。

  门头沟商务委员会“粮食科”和“行政监察科”的两个职位,都备注“需进入山区执法,条件艰苦,较适合于男性报考”。“粮食科”的岗位无人报名,“行政监察科”的仅一人报名。

  门头沟区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站的几个职位,备注有“录用人员派往各镇经管站工作”,报名的人也寥寥无几。

  其他郊区的部分岗位也有类似情况。怀柔区水务局水利工程质量监督站的一个岗位备注“此岗位经常下乡,条件艰苦,适合男性”。

  延庆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安全生产执法监察一队和三队的两个岗位备注“安全生产一线检查,工作条件艰苦,检查环境复杂,需经常加班,适合男性报考”,这两个岗位也都无人报名。

  有的备注还会标明最低服务年限。如之前提到的清水镇政府招录的“办公室”岗位。顺义区杨镇人民政府的会计岗位也备注“最低服务期5年”,仅1人报名。

  门头沟统计局今年的几个职位,报名人数总计不到10人。其中“三农统计”职位,无人报名。而西城区统计局的一个岗位就有几十人报名。

  公务员现在实行阳光工资,除了工资外,没有任何补贴、奖金。

  小曹说,他研究生毕业,工作两年,现在到手工资5000多元。他坦言,很多同学的工资是自己的两倍以上。

  工作8年的彭美娟比小曹多拿几百块钱,实际到手5900多元。平时回城时吃吃饭,买买东西,再给父母一点,工资也就出去一半。“我花得少,每月能留两三千,前提是出份子的少。很多年轻人都是月光或月前光,发的工资还上月贷款。有些外地的还要租房,就更困难了。”

  据她介绍,工资基本上只与级别和工龄有关系,决定级别的是第一学历和职务。但两个行政级别间其实就差几十块钱,副科比副主任科员多60元,正科比主任科员多60元。

  目前,乡镇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每月都可以领到乡镇工作补贴,补贴的金额随着工作年限增加。

  “乡镇公务员有乡镇补贴,200元起步,干一年多10元。我们虽然在乡镇,但编制在局里,就没这个补贴。”彭美娟说。

  不过,据门头沟区统计局工作人员称,在年终评优评奖方面,会向基层统计所倾斜。“我们规定,区机关不能占用基层评优评奖的名额,对基层工作人员的评优评先有所侧重,就是考虑到基层环境的艰苦。”

  他还介绍,局里对基层工作人员和机关工作人员的培养同步。在基层业务能力强的员工,也会被提拔或调往局机关。目前,彭美娟已是清水统计所所长,正科级;栗薇也成了斋堂统计所副所长。

  基层公务员需更多上升渠道

  北京市2014年公务员招考,提出对首都生态涵养区等部分艰苦职位采取设置户籍或当地生源资格条件,适当降低报考学历要求,不限工作年限和工作经历,一般性职位不做专业要求等措施。当年录取标准首次划定两条分数线,部分艰苦岗位低5分。

  在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看来,如果真的是很基层的岗位,确实没必要过高的报考门槛,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基层公务员招考难。

  “现在之所以有些公务员岗位遇冷,是大环境决定的,大家都想去国家机关、省部级机关。目前来看,这些职位的机会多,在基层的机会少。这个问题,不是招考本身所能解决的,是一个系统性工程。”苏海南说。

  苏海南建议,今后,省部级机关要留出一定比例,从优秀的基层公务员里面选拔;也要给基层公务员职业发展规划的制度性设计,适度轮岗,上下流动等;此外,要鼓励和表彰在基层工作的公务员,通过多种措施来激励好的报考取向。

  目前国家正努力提高基层公务员收入。据苏海南介绍,去年和今年的基本工资调整,要求向基层公务员倾斜。而在今年10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提出激励7个群体增收,其中第六个群体就是基层公务员。目前,各地正陆陆续续地出台一些具体政策。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京考山区岗位长期招不满 工作任务重婚恋成难题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