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的大学生“掏粪工”:天天用碘伏洗手(图)

2017年01月20日 10:49 来源:成都商报
分享

春运·人物

  28岁的张鹏,毕业于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的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现在是成都铁路局的一名维修工,主要负责维修火车厕所的集便器。

  春节近了,不少人已经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不知道火车上的你是否埋怨过厕所的蹲槽出水很小?是否遭遇过厕所堵塞?

  而解决旅客们在如厕时遭遇不便——维修火车集便器,就是成都铁路局成都车辆段维修工张鹏的工作内容,他的同事还给他取了个名号——“最年轻的掏粪工”。大学本科毕业的张鹏笑着告诉记者,“在学校里怎么也没想到会干这个。”

  “万万没想到”

  大学毕业来“掏粪” 天天碘伏洗手

  张鹏今年28岁,几年前毕业于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的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几经辗转,到了现在维修火车集便器的岗位上。张鹏说,这个工作是他在大学里“万万没想到的”。

  一年前,张鹏还在较为干净整洁的车厢内做维修工作,换换车窗、修修桌椅。随着普速列车厕所的升级换代,集便器变得复杂,需要有技术的维修工来承担维修工作。张鹏就这样成了一名大学生“掏粪工”。

  2015年底,张鹏第一次进入到空间狭窄的车厢厕所里作业。他回忆,第一次作业就让他狼狈不堪。“一名女士的护肤品小瓶子掉进去,卡住了排泄阀。”张鹏介绍,便盆的污物需要通过排泄阀流向污物箱。他决定用风管反吸,把小瓶子吸出来。但是,和小瓶子一起吸出来的还有污物,“喷射而出,我头发上、衣服上到处都是,一身臭!”

  随着经验的累积和技术的提高,张鹏很少再遭遇这种狼狈,但是依然不能避免工作一天下来全身变臭。“每天洗手都要先用肥皂再用碘伏,不然吃东西心里有疙瘩。”

  一个故障影响上百人

  “女友不嫌弃 责任更大成就感更强”

  工作一年,张鹏渐渐适应了这种“又脏又臭”的工作环境,更是在这份工作中找到了意料之外的成就感。

  “之前同事开玩笑,说等我们老了都不好意思给孩子说爸爸年轻时在做什么。”张鹏告诉记者。但是张鹏在工作过程中解开了这个疙瘩。“一节车厢的两个蹲位要服务一百多名旅客,如果是长途火车,一个厕所出故障将产生更大的影响。”张鹏说,这让他觉得身上的责任比以前重了不少,每天都在想方设法地保障旅客在火车上的正常如厕。

  这个春节,张鹏就要迎娶女友。他笑着告诉记者,“她一点也不嫌弃我,以后也不会不好意思告诉孩子爸爸做过的工作。”

  新年愿望

  “希望文明如厕 不要让异物掉落马桶”

  除夕将近,张鹏希望,今年春运期间回乡的旅客能在火车上文明如厕、安全回家。

  “我遇到过集便器故障最多的一次,是一趟列车的34个集便器坏了10个。”张鹏介绍,现在普速列车上也渐渐升级成了真空集便装置,通常情况下,污物可直接被空气压力抽入集便装置。但如果污物过大、过硬,就极易造成卫生间堵塞。“其实绝大部分堵塞都是由旅客的物品造成的,比如:护肤品、卫生巾、瓶盖、方便面叉子等。”

  张鹏说:“我相信很多乘客都是无心之失,不是很了解列车厕所的使用规范。只要在之后的旅程中注意,不要让异物掉进马桶或者是蹲槽,故障就能大大减少。”

  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尹沁彤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