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两处环境监测点受到“特殊照顾” 环保数据涉嫌造假

河北两处环境监测点受到“特殊照顾” 环保数据涉嫌造假

2016年11月05日 09:50 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石家庄11月5日消息(记者孟晓光 杜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不是因为修路,也不是因为有活动要戒严,可路就是不让货车走了。这样蹊跷的事情发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五七路街道办事处。有媒体报道说,拦车的目的是因为该路段上大气环境监测站环境监测数据要“好看”。情况究竟如何?面对质疑,相关部门又作何回应呢?

  11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河北省石家庄市学府路与柳荫街交叉口看到,在路口中间有一个简易帐篷,旁边竖着一块写有“禁止一切货运车辆通过”的警示牌,4名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员手拿警示棒对过往的大货车进行拦阻:“都不叫走,是货车就不要走,不光是大车,小车也不让走,最低的要求是皮卡。”

  保安告诉记者,他们既不是交警,也不是路政人员,而是石家庄市新华区五七路街道办事处雇来的,唯一的任务就是拦截货车。

  记者:是街道让你们来的,还是区里还是说市里?

  保安:五七路办事处,3个点,中华大街是第二个,最西边友谊大街和学府路交叉口还有一个。

  记者:友谊大街、中华大街,一共3个点,是为了不让货车走?

  保安:闯过去一个罚款50块钱,8、9月份罚了我们三四万块钱,到现在工资还没发。

  那么,五七路街道办事处为何要雇用保安在这些地方拦截大货车呢?其中一名保安说,拦车的目的是因为该路段上有一个大气环境监测站,为了大气环境监测数据“好看”,所以禁止货车通行。

  据了解,保安口中所说的大气环境监测站,位于路障点西边的河北经贸大学校内。记者从石家庄市大气办了解到,位于禁行路段河北经贸大学内的监测点属于“国控点”,相关数据会传输到环保部。但石家庄市新华区五七路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了限行货车是因为河北经贸大学设有环境监测点,“我们拦这个车,一个是局里边有这个要求,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是城间结合部你知道吧,有好多渣土车或者车有好多过来,我们就让绕行你知道吧!”

  对于这样的理由,很多大货车司机并不认可,“肯定有问题,别的路段我都能走,就这段有监测站的不能走,你说没问题,谁信呢?”

  更为蹊跷的是,在大气环境监测站所在的河北经贸大学校内,经常出现洒水车,路面也常常是“湿漉漉”的状态。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车是环保部门的车,因为院里有一个空气质量监测站,洒水车为它而来。

  昨天记者就此事采访石家庄市环保局,对方表示并不知情。

  昨天晚上,石家庄市新华区对此事作出回应。新华区五七路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奎朝辉说:“通过媒体报道以后,我们街道办事处也非常重视,立即进行了整改,撤去了路障,关停了疏导点,该关的关,该停的停。对有关事项下一步我们也在进行整改,有些事情我们也在处理当中,继续了解,继续调查,下一步工作也在调查当中。”

  不仅仅是石家庄环境监测点受到了“特殊照顾”,环保部督查组近日在唐山开展环保专项执法时发现,唐山迁安市宝利源炼焦有限公司焦炉烟气在线监控涉嫌造假,被督查组抓了个现行。

  新一轮重污染天气过程笼罩京津冀,经环保部组织专家会商发现,唐山在此轮污染过程中最早出现重污染的情况。11月3日,环保部紧急派出督查组到唐山对政府、企业落实重污染天气预警响应情况进行专项执法。当督察组来到位于迁安市沙河驿镇的宝利源炼焦有限公司后,立即发现焦炉煤气在线监控数据异常:宝利源公司在没有安装焦炉煤气脱硫装置情况下,二氧化硫历史数据长期达标排放,为每立方米40毫克左右,低于每立方米50毫克的国家标准。

  督查人员:他没有上脱硫啊?没有脱硫怎么会这样(历史数据这么低)呢?

  督查组成员:二氧化硫20多,氮氧化物100多,实话实说他这个数据有问题吗?

  企业工作人员:数据我还是说不太好……

  漂亮的数据背后,又隐藏着什么猫腻呢?督查组通过现场人工监测,发现宝利源公司烟囱的二氧化硫排放量高达每立方米111毫克,超标1.2倍。对此,当地监测人员一问三不知。

  “之前有查处过超标的情况吗?为什么我们今天就碰到了?”

  企业监测人员:这个我不清楚。

  督查人员:除了你能动这个东西之外谁还能动?

  企业监测人员:别人不能动。

  督查人员:那为什么还出现这个数值?

  企业监测人员:就是实实在在通过上面采样到下面分析……

  督察人员:问题是你常年的监测数据都是二十几啊?我们一来测试六十几啊?你就给我解释为什么现在104,然后平常测的数据都是二十几?

  环保部督查组还发现,宝利源公司在线监控数据在2016年1月13日出现突变,由每立方米160毫克突降至每立方米77毫克,一周内又进一步降至不到每立方米30毫克左右。环保部督查组立即责成唐山市、迁安市环保部门对宝利源公司超标排放情况启动立案调查。迁安市环保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宝利源公司通过在监测设备上做手脚,拿到合格的排放数据,“企业损毁信息采样的设备,将探头损坏,然后加底部加垫,就是探头加了个这个,然后把取样探头拧松了,使采样设备不能正常进行采样,使得数据异常。”

  环境监测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据统计,仅在去年,全国共发现2658家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存在不正常运行、弄虚作假等问题,17个省区市共立案78起。记者昨天(11月4日)从迁安市了解到,针对宝利源公司的数据造假以及超标排放行为,目前当地环保局拟对其开出三张罚单,合计84万元。除此之外,环保局已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宝利源公司有关负责人已被依法行政拘留。田为勇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企业排放的实时监控力度,对严重超标排放进行严厉打击。

  “高架源,京津冀地区(排查了)一共有2500个,现在已经装了大概2000家出头,到今年年底,力争全部都装上。在环保部的办公室,要看到每家企业的,实时排放的情况,及时的跟踪和发现问题,这样实时的、远程进行监控,发现问题及时核实,及时的处理。第二是要加大刑事处罚的力度,将来在重污染天气出现问题,不是简单的罚款就能解决问题,你要严重超标,要追究刑事责任。特别是数据造假的情况,更要抓人。”田为勇强调,多种手段要确保措施落实到位。

  如何看待环保造假的行为呢?这样的行为又该如何杜绝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分析,最近,在陕西、河北、山东出现了一些环保造假的案件。不仅是企业造假,地方政府也造假。重要的原因是是环境监测和考核的问题。目前,中国正在进行环境监测体制改革,通过国家和省一级的两级监测。现在通过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越来越难,加之对各人民政府进行考核,造假今后是没有出路的。但是目前监测网络还没有建立起来,改革正在进行,很多地方利用控制进行造假。有的造假是企业造假,是污染源造假,各种形式都有,这个造假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时间比较长。最近两年雾霾比较突出,大家又都比较关心,这个时候还造假,就会因为社会各界的关注。

  常纪文指出,为了最大程度地遏制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目前,环境保护法、刑法还有其他的一切规定,比如党的领导干部分摊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发放,就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追究行政责任、党纪责任和刑事责任,做了很严密的规定。但是由于执法的主体,包括党规的执行主体是地方党委和政府,所以要启动,拿地方政府和党委追究作假责任的话,目前是一个难点。只好通过考核,就是这个地方有雾霾污染,通过国家监测站点发现有雾霾污染,就追究你的责任,一级追一级,让他们不敢来作假。另外,必须要继续加强公众参与监督机制。让公众来参与监测,让监测数据透明化、公开化、基础化、这个时候地方政府,包括有些地方党委,包括企业,都不敢再作假。

  常纪文建议让污染地图信息公开,环境监测数据信息公开,进一步做好相关的工作,让污染企业和地方政府的监测数据完全公开透明。这是解决问题的一剂良方。

 


河北两处环境监测点受到“特殊照顾” 环保数据涉嫌造假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