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15岁少年以头撞柱不愿去北京上学 坚决留老家

  • 2017年02月23日 12:50 来源:成都商报
内射孕妇穴17p

 

 

  巴中

  “我在北京过得有些压抑和不自由。”

  “我实在不知道在家里能做啥,(在北京)把自己都待成一个宅男了。在老家多好啊,一切都是熟悉的,我喜欢去串门,跟同学朋友一起玩。”

  北京

  “儿子对我的良苦用心不领情。”

  “在外面打拼这么多年,我很清楚没有知识的难处,我何尝不想让他多学点知识。”

  长这么大以来,小易(化名)最坚决的一次对抗父亲,发生在2月14日的巴中火车站。

  那天上午,火车马上就要出发了,小易依然不愿意跟父母去北京,他要留在老家读书。着急的父亲先是踹了他,然后罚了他跪。在这场激烈的父子对抗中,父亲老易最终选择了妥协,小易则和送行的舅舅留了下来。

  “我这辈子吃了文化(不高)的亏,就希望孩子能有更好的教育。”这是老易坚持带儿子去北京上学的理由。然而,在小易看来,“在北京,因为是新来的,没朋友,被同学欺负,也不自由,除了上学,就整天待在家里。”他喜欢老家有朋友,有熟悉的环境,“他(父亲)从来没考虑过我的想法”。

  事件

  火车站里父子激烈对抗

  不愿随父回北京 父脚踹罚跪 他以头撞柱……

  到2月21日,15岁的小易已在巴中市巴州区某镇中心小学六年级上了5天学,他说回到学校很开心。此前,他曾离开巴中两年——2012年夏天,在北京做生意的父亲把他带去北京,并将他送到农民工子弟学校读了五年级和六年级,但他不喜欢那边的学校,最终辍学。

  其实,他并不是不想上学,只是不喜欢,也不适应北京的学校和生活,他想回到老家的学校,但父亲觉得在北京才能学得更好,因此坚决要把他带回北京。去年春节回来时,小易就跟父亲提出过自己的要求,但父亲没答应。今年春节,在巴中火车站,一家人准备去北京时,父子俩最终爆发激烈冲突。

  “开始以为有人在打架。”巴中火车站派出所民警李博还记得当时的情形,他跑过去发现是一对父子,“吵得很凶,父亲动了手。”李博说,他随后将两人劝开了。但平息了一会,父子争执又起,最后孩子昂头朝一根柱子撞过去……这一幕吓坏了周围人,也让老易既愤怒又无奈。

  事实上,这已不是小易第一次表达自己的不满。

  2月14日,是老易携家人返回北京的日子。头天晚上,小易突然不见了,一家人到处寻找,直到14日早上表哥才在镇上的网吧找到他。

  找到小易时,老易跟妻子、小儿子已出发赶往火车站,小易的舅舅坚决把他送到火车站与一家人会合。但到了火车站,小易坚决不登车,父亲又急又气,最终动了手。

  父亲用脚踹,罚跪,儿子用头撞柱子……激烈的对抗持续了约20分钟,眼看火车就要启动,老易赶紧带着7岁的小儿子和妻子上了火车,他们要先从巴中赶到达州,再转车去北京。

  小易望着父亲的背影和慢慢远去的火车,虽然脸上仍挂着泪痕,但“心里突然轻松下来了”。

  41岁的老易,想不通儿子怎么会这样抗拒回北京,他也搞不懂儿子到底在想什么?

  老易已在北京“混了20来年”,先是打工,几经打拼有了自己的“一个小摊子”,“主要做庆典策划,什么活动都在接”。他说,“在外面很不容易,每天一起床就要去想怎么挣钱。”

  小易的奶奶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二儿子(老易)现在身体也不好了,有高血压,糖尿病,生活压力很大。好在这些年慢慢在北京站稳脚跟,老易把两个儿子都带去了北京。他的初衷也很简单:不想让孩子留守老家。

  老易说,他希望把孩子带在身边,有更好的学习机会,懂得外面的生存方式,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大儿子小易对此并不领情,一直念叨要回老家。

  2月14日,巴中火车站,转身离去时,老易直到最后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儿子小易,“看到揪心,也伤心……太对不起我们的良苦用心了”。

  观察

  在农村,大量学生正在“走出去”

  全新的环境 他们要重新适应

  专家表示家长应以引导为主,留守儿童如何融入城市需要重视

  小易就读的镇中心小学校长杨景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农村学校学生流失是一个普遍现象,从他2011年到该校任校长以来,学校从幼儿园到义务教育阶段的九个年级,每年都会有几十个学生流失,“我刚来时,学校有600多学生,到现在只有400多了。”

  杨景智说,大量学生正在从农村“走出去”,一是一些村民有了钱,去城里买了房,孩子也跟着进了城,二是父母在外面打工,比较安定后,也把孩子接了过去。“但这些孩子出去必然面临一个适应问题。”杨景智介绍,教育环境、生活环境的改变,他们都要重新去面对。

  成都青少年觉醒成长训练基地主任计无庸表示,孩子到了新的环境,的确有面对适应的压力,这种情况下,家长应该引导为主,不能一开始对孩子要求过高,家长要有耐心,孩子只要一适应,面对好的环境,就会更好地成长,但孩子没有适应,往往就会适得其反。

  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秘书长傅艳表示,留守儿童融入城市以及家庭功能重建,是需要重视的。尤其是家庭功能重建需要重视,从小和父母分离的孩子,对“爸爸妈妈”没有概念,重新回到父母身边后很难有亲近感。我们很多父母不明白这一点,当长期不在一起的孩子回到身边,还在对孩子百般挑剔指责要求,是附条件的爱,孩子感受不到,甚至会讨厌父母。所以我的建议是,尽量尊重孩子的想法,孩子父母给孩子完全无条件的爱与关怀。

  小易的奶奶说,小易平时在家是一个挺勤快的孩子,性格比较活泼,也懂礼貌,会帮她做家务,也不怎么调皮。奶奶也不明白:在父亲的眼中,小易咋就变成了另一个孩子。

  小易觉得,自己无法适应北京的学校和父亲的要求,跟自己“半道去北京”有关系,他说,自己当年读到四年级再到北京去上学,确实不习惯,在爸爸眼中很多方面都没有做好,爸爸也就对他更严厉,而弟弟上幼儿园就过去了,就很习惯那边的生活,父亲就很少吼弟弟。

  小易认为,自己能够管理好自己,会好好学习,把学习搞上去。只是,这一切的想法,他没跟父亲好好谈过,父亲也没有好好听他说过。

  儿子

  留在老家 如释重负

  “我在北京过得不开心”

  父亲沮丧地离开,留下来的小易却如释重负。

  在父亲走后的第三天,奶奶把他送到了当地的镇中心小学。父亲坚持要带走他的理由之一,还包括“担心儿子在老家没人管”,但小易觉得,自己能把自己管好。

  回到老家小学很开心 专心重读六年级

  现在,每天早上6点过,天还没亮,小易就要往学校赶,从家到学校约有3公里路。小易的奶奶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回到老家学校的小易比以前更爱学习了,晚上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做作业。下周开始,他还要上晚自习,然后走路回家。小易说,虽然辛苦,但他会珍惜这个机会。班主任周盛洪说,小易才来班上几天,看得出他上课挺专心的。

  小易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本来该读初二了,但因以前曾去北京读书,中途辍学,加上直接上初一可能学不走,所以还是从六年级“重新开始”。

  在班上,他比其他同学都要高出一截,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与班上同学比起来,他明显要沉稳一些,同学用粉笔丢他,他也不生气,只是笑笑。

  他说,以前在老家的同学都读初二了,他们也经常见面,老同学开玩笑说他是个“小学生”,他也不生气,因为能回到学校他就很高兴了。

  他跟班上的同学玩,也跟老同学玩,打乒乓,做运动。奶奶证实,孙子回来上学后,没有去打过游戏,“每天早上去学校,中午留在学校吃饭,下午放学又回家。”

  小易说,现在还没有考过试,不知道自己的成绩与同学们比起来是什么水平。

  在北京过得压抑不自由 辍学成“宅男”

  一问到在北京的生活,小易就有些迟疑,语气也黯淡下来。

  2012年夏,小易在老家读完四年级就跟父亲到了北京,刚去北京时,他进了一所农民工子弟校,规模不大,“还不如老家的学校,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班上的学生都是随父母从外地来的。

  小易说,他在北京过得不开心。学校上语文、数学、英语三门课,老师管理也不严,上课时同学打闹时有发生。同学见他是新来的,曾欺负过他,取笑他,还有同学打过他,并且不带他一起玩。在北京上学时,他每天上学放学,就“从家到学校笔直地来去,一个人走路。”

  他更喜欢老家的学校,“老家的学校管理得要严格些,课程还要学得全一些”,会上语文、数学、英语、科学、品德等七门课。小易在北京读了五年级、六年级,他觉得自己的成绩越来越差,以前在老家“成绩也算一般”,到了北京的学校,“渐渐地就学不懂了,也就不想学了。”

  小学读完,小易没有继续去读初中,就待在了家里。父亲搞活动,他就去现场帮忙做些布置。母亲在一所幼儿园做饭,他有时也会去那里帮帮忙,其余时间就待在家里。

  他说,他们在北京住的地方是一个城中村,不算繁华,但也有商城游乐场,但父母忙工作很少带他去,他也没单独去玩过,“去的话也是瞎逛,一个人都不认识。”他只有待在家里,但待在家里,父亲又会时常吼他,说他什么都不做。

  小易对此有些不满:“我实在不知道在家里能做啥,(在北京)把自己都待成一个宅男了。在老家多好啊,一切都是熟悉的,我喜欢去串门,跟同学朋友一起玩。”他认为自己在北京过得有些压抑和不自由。

  后来,小易还打了一年工,就在母亲做饭的幼儿园,“帮忙给小孩打饭,打水,冬天加个煤什么的。”小易说,小时候他随爷爷奶奶长大,到小学四年级时,他都一直在老家,跟父亲见面的时间并不多,“父亲脾气不好,我有点怕他。”

  父亲

  良苦用心 儿不领情

  在北京能受更好教育

  既然儿子不喜欢北京,父亲又为何如此坚持?电话那头,老易直叹气,“这个孩子非常倔。”

  老易说,他并不是不想让儿子读书,反而希望孩子多读书。这也是他坚持要带孩子去北京的最大原因。“在外面打拼这么多年,我很清楚没有知识的难处,我何尝不想让他多学点知识。”

  “外面竞争那么激烈,没本事怎么生活”

  小易的奶奶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年家里贫困,二儿子(老易)只读了个初中。刚去北京时,他在一家纸箱厂打工,工资才两三百块,打工十来年后才开始自己做点生意。这些年过来,老易每年回家都来去匆匆。现在身体又不好,有糖尿病、高血压,但他一接到业务,为赶工还要干通宵。说起老易,老人一声叹息,“要供两个娃儿读书,他压力大啊。”

  对于儿子当年的辍学,老易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两年前小易小学毕业时,考得很不好,自己不愿再读书,他拿儿子没办法,便专门从网上买了初一的课本,让小易在家学习,他觉得孩子至少要把文科多学点,多认点字,“然后学点技术,上个技校、培训学校,以后能有个谋生技能。”

  “但这孩子不听话,就是不愿意在北京读书。”因此,他只好让儿子帮忙做点事,知道挣钱的艰难。对此,老易的总结是:这么多年没在儿子身边,多少没有“管教好他”,以至于他现在不听自己的话。“在老家,爷爷奶奶对他要求不会那么严厉,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他为此很着急,儿子十五六岁了,得学会以后在社会上生存的本事,“现在外面竞争那么激烈,没本事怎么生活?”

  因此,虽然儿子成绩一般,但老易仍希望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能通过读书升学,当然是最好的出路。至于说读技校学技术,那肯定是退而求其次的打算。”这一次,他在火车站也再次告诉儿子,到了北京就安排他去上学,读初中或技校都可以,但儿子坚称只愿意在老家读书。

  把儿子带在身边

  也可以更好管教

  对比之下,在北京生活了20年的老易认为:老家教学条件有限,农村学校的环境和师资肯定都会差一些。不过,在北京读书也不易,因是外地人,公立学校很难进。他最终为儿子选择了私立的农民工子弟学校,他承认农民工子弟学校的条件确实要差一些,但他了解到有时会有清华、北师大的学生来校援教,怎么也比老家的学校好一些吧。

  另一个考虑就是,“把儿子带在身边,也可以更好地管教他。”老易认为,要是留在老家,儿子现在渐渐大了,父母都是70多岁的老人了,没办法更好地照看他,也越来越管不了他,“万一他跟别的孩子去打游戏,学些恶习怎么办?”

  老易感叹:儿子对他的“良苦用心”不领情,他也不知道怎么再去与儿子沟通。而小易的抱怨与父亲相似,他说父亲根本不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与父亲沟通。他说,他其实非常想读书,他的计划是最起码也要读完初中。如果成绩好,他愿意继续好好读书,如果成绩不好,再考虑其他的。

  原标题:父子“离歌”

上篇:【习总书记的新春足迹】最是牵挂暖人心

下篇:江西宁都:副处级以上干部任何时间地点禁打麻将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中纪委网站:贯彻落实问责条例,纪委要把自己摆进去

  • 时间·奋斗·人类——聆听习近平主席2017年新年贺词

  • 曹建国当选四川省泸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刘强当选市长

  • 李克强在云南慰问考察

  • 习近平总书记的扶贫情结

  • 洛桑江村当选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齐扎拉当选西藏自治区主席

  • 国务院关于加强耕地保护和改进占补平衡的意见

  • 百川奔流终归海 同心筑梦正当时--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形成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

  • 习近平出席达沃斯论坛,让世界有了“主心骨”

  • 新阶段“三农”工作的新主线——唐仁健解读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

  • 百川奔流终归海 同心筑梦正当时--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形成最大规模留学人才“归国潮”

  • 习近平春节前夕视察驻张家口部队

  • “近平真是个好后生”(上)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

  • 朱明国忏悔:我不干好事也就罢了,还干这么多的坏事

  • 这个国家执政党也要设“纪委” 灵感来自中国

  •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这样抓“关键少数”

  • 新年再“打虎” 甘肃副省长虞海燕涉严重违纪被调查

  • 李克强为柴火创客添的这把“柴”烧得好旺

  • 中国官员考核环境权重首超GDP

  • 李克强主持召开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座谈会

  • 央媒聚焦习近平总书记“2·19”重要讲话一周年综述

  • 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怎么开?

  • 陆军某部“大功三连”与北大师生代表座谈会在京举行

  • 习近平会见比利时国王

  • 王毅:大国当为世界各国遮风挡雨,不能相互对抗

  • 军委纪委部署春节期间明查暗访 公布举报电话

  • 习近平瑞士演讲:中国的世界担当 世界人民的期待

  • 国务院印发《关于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有偿使用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

  • 李克强在昭通“办”年货 花130元买两盒巧家小碗红糖

  • 习近平拿出打开世界经济增长和发展瓶颈的钥匙

  • 担起时代责任 共绘温暖气象——新春走基层“温暖中国”主题采访活动综述

  • 贪官称做清官伤亲 媒体:做清官才是最大的孝道

  • 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思考

  • 沈阳市原副市长祁鸣被双开:帮助苏宏章拉票贿选

  • “群众需要什么,近平就干什么”

  • 义乌市长成网红 解读官员成“网红”的正确姿势

  • 能上能下!钟勉任贵州省副省长 此前系云南副书记

  • 图解:习近平2017年这样治党反腐

  • 湖南一县委书记的公开信,引来全县大讨论!

  • 习近平同意大利总统举行会谈 一致同意将两国关系推上新的更高水平

  • 纪委管理和处置线索工作规则:逐件登记 建立台账

  • 一图看懂我国工业通信业2016年发展啥样?

  • 外交部:“东突”恐怖势力在中亚流窜,严重威胁地区安全

  • 创新引领未来——记习近平主席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

  • 习近平访问瑞士、出席年会 为世界经济贡献中国智慧!

  • 新华社评论员: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 习近平访问瑞士、出席年会 为世界经济贡献中国智慧!

  • 四川省法院:李佳获刑14年何华章获刑8年半

  • 新年再“打虎” 甘肃副省长虞海燕涉严重违纪被调查

  • 赵雯不再担任上海市副市长 此前已任市政协副主席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