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破题“居者有其屋”:挤出泡沫 分城施策

浙江破题“居者有其屋”:挤出泡沫 分城施策

2017年01月20日 21:49 来源:中国新闻网
 

  杭州1月20日电 (施佳秀 陈丽莎 杨韵仪 李媛媛)“居者有其屋,不是居者都拥有房子,而是我们的公民都有房子住。”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周德文在此间举行的浙江省两会上接受记者专访时坦言,居者有其屋,有两个概念,首先并非让所有人在一线城市买房子,其次是让老百姓用租房代替买房,从而引导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回首2016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走势超出众人预期,一二线城市在“去库存”背景下波澜壮阔上涨,又在第三季度政策高压下戛然而止,市场完成了从高烧到降温的一次轮回。

  2017年全新起航,如何实现“居者有其屋”?在今年的浙江省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纷纷出谋划策,给出“挤出泡沫”、“分城施策”等建议。

  聚焦降温房价:合理推地 挤出泡沫

  在城市工作、生活,“住有所居”是许多人的期望,然而在一些热点城市,人们排队拿号买房、离婚买房、房价上涨买房难等情景频频上演。

  “高端房产和低端房产,要有区别对待的政策,不能一刀切。”周德文表示,高端房产应按市场规律办事,政府不应该限购,而在满足普通百姓的住房需求方面,则应在政策、审批等方面“开绿灯”,促使房企建造一批老百姓买得起的房子。

  除了区别对待,有代表委员还提出,降温房价,还应关注土地问题。

  “房价的高低,不是取决于开发商,关键是政府推地的时机、节奏的问题。”浙江亿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戴方国说,政府放地要根据一个城市的库存和市场情况来,此外,还要适度控制地价,“面粉拿来贵,面包做出来肯定就贵了。”

  开元旅业集团董事长陈妙林也认为,推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需要政府改善土地供给问题,避免把土地当作地方财政主要来源。

  2016年,多个城市房地产泡沫化问题突出。据报道,2016年9月至10月,全国20多个城市密集发布楼市调控政策,启动限购限贷等组合政策。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此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2017年中国楼市发展方向。

  抑制房地产泡沫化,浙江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徐剑锋认为,政府还应实施房产税政策,进而遏制炒房现象,让房子回归居住本性。

  调控房产市场冷热不均:因地制宜 分城施策

  回顾2016年中国楼市格局,“分化”当是准确的概括。其中,“冰”点是仍受高库存困扰的三四线城市,“火”端是房价迅速飙升的一线城市及热点二线城市。

  “每个城市都要出一个政策,不要一刀切。”戴方国表示,因为人口、房价、GDP等差异,每个城市库存不同,“政策调整要因地制宜,根据不同的城市出台相关政策。”

  周德文也持相同观点,不仅如此,他表示,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之间也存在差异,“比如北京、上海与杭州也是不一样的,都应该区别对待。同时,即便一个省里,也要根据不同的地方制定相应的房地产政策,这样才能促进经济健康发展。”

  “因城施策,还能控制整个(房产)市场的风险。”中国指数研究院杭州分院研究总监高院生表示,当前全国房子的存量和保有量已经达到人均需求量,当前存在的问题在于,房子本身的投资属性和需求的迭代。

  高院生建议,“未来,国家可以引导建立存量房盘活机制。”

  从无房产到有房住:保障房租赁房双管齐下

  除了遏制高房价,让一部分老百姓买得起房,平衡城市间的库存,让闲置住房得到合理应用,在代表委员们看来,“让居者有其屋”还应解决大量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

  对此,他们建议,从保障房和租房市场入手,并落实配套政策与制度。

  “我觉得浙江保障房做得不错,在全国处于领先,但是数量还不够。”在周德文看来,由于土地不能收费反而需要建设费用,因此可能影响地方政府开发保障房的积极性。因此,他建议,在开发房地产时,可以给各级政府强行设立一定比例的指标用于保障性住房,保证最基层老百姓的住房需要。

  针对土地和配给问题,徐剑锋认为,如果能够购买农村集体土地建房,并推进保障房的出租、廉租而非出售,同时防范不透明、不公平的供应行为,可以缓解住房难问题。

  相比于保障房,更多买不起房的人选择了租房,而这也是一个亟待完善的市场。

  徐剑锋观察到,一些年轻人租房的租金超过了工资收入的30%,给生活造成了不小的压力。他认为,可以把一些经营状况不佳的商业楼适当转变用途,用以出租或长租,加大对租房市场的供应,同时要鼓励企业做出行动。(完)

 


浙江破题“居者有其屋”:挤出泡沫 分城施策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